出香港记

简单记述一下上个月逃离香港的情况,既是记录自己的经历,也是为了留存历史。因为你怎么也想不到,在一个全球治安状况领先的地区,一个在全中国范围内都是最发达的城市之一,最后人们却需要因为社会动乱而被迫逃离。

香港的大规模抗议示威自6月12日立法会准备二读《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开始,经过一个暑假的蔓延,情势已经有所缓和。但是,一切的缓和其实都是在为了11月份的区议会议员选举做铺垫和准备的。无论是元朗还是市区的冲突,说实话因为我们学校远离市区,所以如果不去市中心感受其实并不真切。其实这也算是很多香港市民的感觉了,因为影响不到自己的日常生活,所以无感而不去表达意见。

时间进入11月份,随着区议会议员选举的临近,事态陡然升级。最开始波及学校是从各大学的毕业典礼开始的,然后香港科技大学、香港城市大学先后发生了「黑衣人」与香港警察之间的冲突。在香港城市大学,甚至发生了冲击学生宿舍的可怕事件。

11月11日,星期一。那天因为原定于要准备给学生监考小测验和上习题课,还特意起了个大早。然后就在手机上看到了港铁东铁线停止运营的消息,稍后就收到了学校宣布当天停课的通知。是日,有暴徒冲入学校范围,本校校内情况陡然紧张。

当天上午学校的情况还算良好,有小规模的「黑衣人」聚集,但是尚未发生比较激烈的冲突。因为有韩国学生当天下午要回国参加兵役体检,我还特地给该学生在学校善衡餐厅安排的提前考试。当天下午开始直到入夜,学校的情况开始恶化。

不过,我在白天学校路面情况比较稳定的时候还特地上山去学校超市采购了一些食物。但是,学校超市里速冻食品、蔬菜肉类等食材均已经被抢售一空。仅剩少量方便面、面包、饼干等食品,无奈买了一些回到宿舍,学校当天傍晚宣布次日继续停课。

11月12日,星期二。这一天自白天开始情况就十分严重,上午田径场跑道被点燃,黑烟漫天。其后更是传出惊人的消息,宿舍楼下体育场的器材室弓箭被偷走了,幸好后来被及时追回。此外,善衡书院斜坡下十字路口在下午也烧起大火冒出滚滚黑烟,斜坡上都是「黑衣人」、「记者」、警察的身影。当天没有出门,傍晚学校宣布次日继续停课。

宿舍楼对面的操场

晚上,舍监过来询问是否还有食物,没有的话她那边还有一些。我吃了一碗泡面当晚饭,不过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就说暂时不需要,先留给其他有需要的同学吧。当晚新闻报道,因为宿舍附近通往科学园、横跨东铁线的「二号桥」上有人往铁轨扔东西威胁铁路运行,警察进入二号桥靠近学校一侧。由此,因为警察进入学校,学生开始与警察发生冲突。而因为本校部分校领导在冲突现场十分不靠谱的对话,不仅没能劝阻「黑衣人」,与警察之间的沟通也宣告失败。其后更有消息传出,刚刚卸任的前任校长也来到学校开展协调,当然前任也没协调沟通好。

随着谈判、对话的破裂,双方开始了激烈的冲突。燃烧瓶和催泪弹互相投掷,我们在宿舍活动室隔着窗户玻璃都能看到山坡下面火光冲天。催泪烟一度弥漫进宿舍楼内部,烟雾报警器也一度报警。当晚,媒体报道中说甚至有人叫嚣要「炸了学校」,显然是吓吓人而已,不过看微博上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议论。宿舍楼下的小广场作为大后方,还有少量「黑衣人」坐着休整。和隔壁房间的几个同学沟通了一下,大家纷纷表示比较担心警察在深夜驱散的时候万一「黑衣人」企图退入宿舍楼就很危险(因为之前城市大学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因为当天白天还出现过一两名「黑衣人」进入宿舍楼,上到最高层眺望「侦查」的事情,我们也和宿舍管理人员、舍监等表明希望能够确保门禁的正常。当晚到凌晨,有同学选择连夜从学校逃出去,甚至有的是几个女生单独出门(感觉挺危险的)。考虑到夜晚冲突不断情况复杂,凌晨又交通不便,次日上午又还有要破坏市区公共交通的行动预告,我选择了第二天下午走。因为根据前一天的情况推断,下午的情况比较稳定,不太危险。

12日下午宿舍楼下

11月13日,星期三。出去时候还经过了前一晚的「战场」,「黑衣人」在那里吃午饭。虽然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空气里依旧弥漫着催泪烟的刺激性气味。不过,因为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警察,如果不去主动招惹,在当时的情况下,我通过这片区域还是安全的。

当然在学校里,显然是打不到车了,有消息说科学园那边的码头有警方专门的船接送内地学生,不过考虑到距离有点远,我还是没有过去。从学校北边的小门出去走到科学园的时候发现,这边的居民区什么事情都没有,一切正常。就隔了一条铁路,这边是安静闲适甚至有人在遛狗、散步、健身,而那边却是「烽火硝烟」,不得不让人感慨万千。没有选择地铁走罗湖落马洲去深圳了,我选择了直接打车去西九龙高铁站,坐高铁深圳福田,想着这有一地两检,过了边检就到了社会主义的怀抱。

西九龙一地两检口岸管理线

上了出租车后,司机师傅听闻我的情况,也是只能摇头,说我们还是回去吧,他对于香港这样的情况是十分得无奈。和司机师傅的交谈中得知,他在内地工作十几年了,从事管理工作,现在退休回香港,朋友有多余的出租车所以邀请他来开。目前的事态变化对他的收入影响不大,毕竟还有退休金。但是他很多的同事因为全靠开出租车养活家庭,所以近期收入锐减,面临很大的困境。因为原本直接前往高铁站的道路被堵住了,导致交通十分拥堵,所以选择了绕一个大弯去高铁站(车费也是蹭蹭蹭上去)。

到达西九龙高铁站后,取票、安检、通过边境检查,顺利踏入内地口岸管理区的时候,整个人悬着的心瞬间就放了下来,想到这里有深圳公安西九龙派出所的警察叔叔,就感到无比得安全和放心!候车的时候,收到学校消息,宣布本学期直接结束,而其他高校也相继宣布停课。一开始还觉得惊讶,因为本来是觉得去深圳避难几天也许事情就缓和来,没想到直接宣布学期结束。

我顺利抵达深圳福田高铁站后,就和前一天已经撤离到深圳的小伙伴汇合,愉快地去吃了外婆家,感受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活力和悠闲。在深圳待了两天,发现香港局势短期无法稳定下来,就买了机票回家了。因为出来得急,过冬衣服都没带,还特地去优衣库买了裤子、外套。

现在想想仅仅隔着一条深圳河,此岸是太平盛世,彼岸是烽火狼烟;而就在区区二三十年前,此岸的人还想着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要逃去彼岸讨生活,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了。

深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